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娱乐 - 亚洲城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经济学 > 经济学理论 > >

两种基于不同理论的绿色国民核算方法比较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介绍了两种基于不同理论的绿色国民核算方法——GREENSTAMP(GREEned National STatistical and Modelling Procedures)方法GARP(Green Accounting Research Project)方法的发展和应用。GREENSTAMP方法是以可持续发展理论为基础的模型计量方法,目的在于发展一种理论上严密、实行上可行的衡量满足可持续环境标准的经济产出总量的方法。GARP方法是搜集能够用于估计绿色NNP或者能够用于解释标准国民账户(SNA)的卫星账户的信息的实证研究方法,目的在于给出一个经济活动净福利的准确计量值。通过比较发现,两种绿色国民核算方法均存在一定的优点和缺点。因此,本文提出了将以可持续发展为基础的方法和以福利为基础的方法相结合的两种潜在方法。

  关键词:绿色国民核算,GREENSTAMP,GARP

  
  一、基于可持续发展理论的GREENSTAMP方法

  以可持续发展理论为基础的GREENSTAMP方法把经济、环境可持续性作为计量的根本出发点,关注经济与环境、资源之间的协调发展。

  (一)GREENSTAMP方法的理论基础——可持续发展理论

  近年来,国内外对可持续发展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可持续发展思想在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均得到了普遍认同,并正在付诸实践。可持续发展所追求的目标是:既要使人类的各种需要得到满足,个人得到充分发展,又要保护资源和生态环境,不对后代人的生存和发展构成威胁。它特别关注各种经济活动的生态合理性,强调对资源、环境有利的经济活动应给予鼓励;反之,则应予摒弃。在衡量发展指标上,不是单纯用国民生产总值作为衡量指标,而是用社会、经济、文化、环境等多项指标来衡量。这种发展观较好地把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有机地统一起来,使经济能够沿着健康的轨道发展。

  GREENSTAMP方法的理论基础主要是强可持续发展理论。强可持续发展除了包含实现现代经济可持续发展本身的内容外,还要求满足以下两个条件:(1)不认为自然资本与人造资本之间存在高替代弹性,即人造资本并不能完全替代自然资本,经济增长必然要付出一定的自然环境代价;(2)任何经济发展都客观存在着一个生态环境临界价值,实现经济增长必须考虑其特定资源环境的生态适度承载力。而弱可持续发展包括以下两个基本假设条件:(1)自然资本与人造资本之间的高替代弹性;(2)不同自然资本的同质性,即不区分关键自然资本与非关键自然资本。可见,强可持续发展要求“本质的”环境资源存量被保持,而弱可持续发展要求保持资本存量总量价值不变,这里不断增长的人造资本可以替代耗减的自然资源,所以,后者并没有深入贯彻可持续发展的思想。

  (二)GREENSTAMP方法的基本思路

  GREENSTAMP方法的创立者认为,以福利为基础的方法不可能准确可靠地计量自然资本的折旧,计算的国民收入值不能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指示器指标。他们想依赖多部门的国民经济模型计量得到所设定的环境标准的切实可行的经济产出量。在估计达到设定的环境标准的机会成本问题上,创立者受到了Hueting方法的启发,但却没有采纳Hueting方法,即没有从实际的国民收入中扣除达到环境标准的成本的建议。他们认为,这样计算的可持续收入将可能低于真实的可持续收入。既然达到给定的环境标准意味着零边际改变量,那么局部平衡框架就不适用了,而一般平衡框架下的经济模型将是更好的选择。在一般平衡框架下的经济模型中,只有在切实可行的经济产出是内生变量的情况下,满足环境可持续标准的国民收入才能在模型中被估计出来。

  捷克(2000)和法国(1999)的学者应用M3ED(Model Economic Energy Environment Development)多部门动态模型实践了GREENSTAMP方法,采用模型的GREENSTAMP方法的优点在于,它可以在不同的环境标准假定下运行,模型连续动态并以未来为导向。在模型中,只要给定未来合理的假设值,那么某一时期内可行的经济产出就可以被估计出来。模型中任何设立的环境标准或假定的未来环境标准都是外生的,即是主观决定的,因此,方法的创立者认为,这种方法便于人们更好地理解达到可持续标准所需要的条件。也就是说,从模型中得到的总量指标并不是最有价值的信息,真正有价值的是对模型假设条件和结论的理解和比较。如,法国在应用GREENSTAMP方法时,就针对悲观的和乐观的技术进步假定、宽松的和严厉的环境标准假定,建立了四种不同的模型。

  (三)GREENSTAMP方法存在的问题

  这种方法的缺点在于真实的国民经济是非常复杂的,但它试图把经济过程完全用模型来描述。显然,这是不切实际的,模型的估计精度也无法得到保证。另外,该方法在克服绿色NNP缺点的同时,偏重于考察经济达到可持续标准需要付出的成本,却没有充分考虑环境破坏造成的福利损失。如有些经济活动对环境的影响并没有导致自然资源的耗减,但确实影响了人们当期的福利水平,如噪音污染等。

  二、基于福利经济学的GARP方法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人们开始关注环境破坏对经济福利的抵消作用。GARP方法就是传统的以福利经济学为基础的绿色国民核算方法,主要是计算经济活动的环境负效用的实物和价值损害,以更准确地估计经济活动提供的净福利水平。创立该方法的代表人物是Weitzman,他于1976年提出了绿色NNP 的定义,即绿色NNP是对NNP(国民生产净值)进行环境影响调整后得到的反映经济福利的衡量指标。绿色NNP仍表现为消费加净投资的和,只是在计算中考虑了自然资源存量的损耗价值。GARP方法体系有两个版本:GARPI和GARPII。前者的目的是使用更好的计量方法确定欧盟成员国——德国、意大利、荷兰和英国的环境破坏货币价值的估计量。后者的目的是进一步扩展涉及的污染物的范围,确定不同污染物对环境的破坏程度以及各种被破坏资源环境的保护性费用支出水平。

  (一)GARP方法的福利经济学基础

  福利经济学产生于20世纪初期的英国,其奠基人是著名经济学家庇古(A. C. Pigou)。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演进,福利经济学走过了旧福利经济学和新福利经济学两个阶段,成为现代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

  GARP方法的福利经济学基础主要体现在以下两点:(1)经济福利等于国民收入的命题。庇古认为,福利经济学“研究增进世界的或某一国家的经济福利的主要影响”。福利分为个人福利和社会福利,个人福利是指一个人获得的满足,既包括个人物质生活需要的满足,也包括个人精神生活需要的满足。社会福利是指一个社会全体成员的个人福利的总和或个人福利的集合。在社会福利中,能够直接或间接用货币来衡量的那部分社会福利,叫做经济福利。庇古认为:个人福利可以用效用来表示,整个社会的经济福利应该是所有个人效用的简单加总。在此基础上,庇古提出了两个福利基本命题:国民收入水平越高,社会福利就越大;国民收入分配越平均,社会福利就越大。也就是说,在收入分配均等化的假定下,一国的经济福利会随着国民收入的变化而增减。庇古就是借助国民收入指标,找到了福利这一原属于主观满足范畴的“客观对应物”。(2)有关外部效应的研究。根据庇古的分类,社会福利可区分为经济福利和未经过市场体系而形成的非经济福利。虽然庇古认为,由于非经济福利含义广泛且难以测量,研究重心应放在能与货币尺度相联系的经济福利上,但他对外部性理论的研究涉及到了非经济福利问题。所谓外部性,是指某种交易活动通过非价格机制传递而对第三者产生有利的或不利的经济影响。若某一交易活动引起他人效用的降低或成本的增加,则称之为外部不经济,如大气污染、噪音公害等。若引起他人效用的增加而受益者并没有增加支出或成本,则称之为外部经济,如蜜蜂为果树传授花粉等。有关外部性的研究,使环境外部影响成为绿色国民核算的重要核算内容。

  (二)GARP方法的基本思路

  Weitzman最早提出:反映经济最优化过程的汉密尔顿函数可以用来计量福利收入,因为现价的汉密尔顿函数代表了效用现值与净人工资本和自然资本存量的效用之和。其后的几位研究者已将这一结论用于计量资源耗减和污染的价值的相关模型中,以计算经环境影响调整后的国民生产净值,即绿色NNP。

  较早探索如何对国民账户进行环境和其他非市场化因素调整的学者是Mailer,他在1991年的论文中给出了一种从国民账户中扣除相应耗费的理论方法。主要是依照效用的三因素模型,即效用水平由生产出来的产品、环境质量、闲暇共同决定的经济模型,而产出又是投资资本、劳动、环境质量和自然资源存量的函数。他指出:既然对福利的准确计量要求给传统的NNP加上环境产品的净福利,那么环境的保护性费用支出不应在NNP中被扣除,否则,会导致重复计算。不过,用于优化环境资源存量的花费因对当期福利没有贡献,所以,它应从NNP中扣除。同样,环境资源存量的改变值和人工资本的折旧额都应在NNP中扣除。

  以上介绍的是GARP方法的基本思想,这种方法体系有两个版本,它们都是由欧盟委员会资助的项目研究成果,目的是在欧盟范围内计量经济活动对经济其他方面的影响,包括经济活动的环境外部影响。GARPI (Markandya and Pavan,1999) 考察大气污染对人类健康、农作物、财产和自然环境四方面的影响,考察的国家包括德国、意大利、荷兰和英国。GARPI是非常有价值的方法,因为它在一定的可靠度下给出了污染影响的货币估计值。但它也存在一些缺陷,如污染物的范围过窄、使用的方法不能保持一致性、未能形成在各国适用的统一模式等。 GARPII(Markandya and Tamborra, 2000)是对GARPI的发展,也是对德国、意大利、荷兰、英国四个国家的污染损害价值进行估计,不同之处在于GARPII扩展了污染物的范围,并考察污染造成的具体原因。

  (三)绿色NNP衡量福利水平存在的问题

  GARP方法计算绿色NNP的第一个缺陷是,它没有考虑外生价格变化或外生技术进步导致的资本存量的增减额。计算绿色NNP的 Weitzman-Hartwick研究框架的基础——Weitzman于1976年提出的模型,是一个不包括技术进步的封闭经济模型,因此,该模型没有包括外部效应及相应的资本增减额。

  Usher在1994年指出:收入的汉密尔顿计量值是一年内经济活动生产的以现价计算的消费额和经过折算后的未来消费额的总和。收入的更完整定义应包括经济活动对经济的外部影响。Sefton 和 Weale 在1996年进一步发展了收入的计量方法,在计算中考虑了资源价格和投资利率的未来走势对经济福利水平的影响。这意味着,如果经济单纯依赖资源进口,经济福利水平应依据不断增长的资源价格走势进行相应的缩减,反之亦然。另外,尽管资本增值在理论上应包含在国民收入的计量中,但在实践中,这涉及到对未来价格走势的估计,因此,实行起来是非常困难的。

  GARP方法计算绿色NNP的第二个缺陷是对绿色NNP的解释不清晰。其原因之一是,“收入”一词在传统的国民账户中至少有两种不同的含义。第一种含义是等同以福利为基础的收入,理论基础就是福利经济学。第二种主要含义是“可持续收入”,即在没有降低资本存量以及没有降低将来的消费可能水平意义下的可消费的最大值,它源自Hicksian(1946)关于收入的定义,也被称为Hicksian收入。

  以福利为基础的收入计量是假定经济增长按这样的途径进行——即使用一个不变的贴现率使消费的净现值最大(简称P-V最大化途径)。但这样的增长途径不一定是可持续发展的增长途径,因为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P-V最大化途径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未来的效用水平。Pezzey (1994) 和Asheim (1994)指出:总的来说,以福利为基础的收入和可持续收入是不相等的。如果P-V最大化途径是唯一的和可变的,那么按Weitzman方法计算的以福利为基础的收入是不能作为可持续收入的。只有在不可持续的消费途径能够转化为可持续的消费途径,而又没有改变相应的供给价格时,即在价格是外生的条件下,以福利为基础的收入才可作为可持续收入的“上限”。这对小型的开放经济是适用的,因为这时经济面临的是给定的国际价格,在Weitman分析的封闭经济中不适用。

  三、GREENSTAMP和GARP方法的实证结果

  如上所述,GREENSTAMP和GARP方法体系在理论基础、设计思路等方面都存在差异,因而它们提供给政策制定者的相关信息也存在明显不同。GREENSTAMP方法提供给政策制定者关于为满足既定的环境保护标准而发生的社会成本数据,即在一个给定的行动标准下达到这一标准需要的最小开支。这里的既定环境标准在一定意义上可被认为是源于政治上的要求和决定,是政府为遵从可持续发展政策所设定的符合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标准。一旦标准被建立,下面的工作就是确定达到标准需要付出的成本。这一方法使政策制定者能够运用成本-效益分析法做出符合环境标准的政策决定,但缺陷是,做出的政策很可能是以预算控制目标为基础,而不是以可持续发展目标为基础。 GARP方法的主要目的是准确计算国民净福利,向政策制定者提供以实物、货币两种形式计量的环境破坏损失。从长远看,这些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准确体现了社会对环境控制的有效程度,是建立科学的环境标准的基础。然而,这些标准并不一定是代表环境(或经济)可持续发展要求的标准。下面将介绍这两种方法在实际应用中得到的实证结果。

(一)GREENSTAMP方法的实证结果

  GREENSTAMP方法最早的实证结果是,对捷克的一项研究中得到的。主要是对氮氧化物(NOx)和硫氧化物(SOx)两种污染物估计了相应的避免成本曲线,NOx和SOx是导致光化学烟雾和酸雨的主要污染物。研究涉及的污染源都是静态污染源(污染源有静态和可移动之分),目前静态污染源的NOx和 SOx排放量呈下降趋势,而可移动污染源的排放量却是呈上升趋势,因此,NOx和SOx总排放量是不能确定的。在对捷克的研究中,给出了1996年的 NOx 和SOx总排放量和2000年、2010年的估计量(仅对静态污染源来讲)的数据,它们都是根据捷克大气污染源和排放量的记录估计出来的,实证结果见下表 1。

  从表1中可看到,NOx 和SOx的排放量都是逐年减少的,用GREENSTAMP方法得到的每吨NOx减少量的避免成本在200~400欧元的范围内。对于硫氧化物SOx的减少量和相应的避免成本的估计需要合理的技术上的假定,不同的污染处理方法对应着不同的成本数据。如采用低硫燃料降低SO2的排放量的避免成本为每吨 300~400欧元,而采用燃料气体脱硫降低SO2的排放量的避免成本为每吨400~1100欧元,低硫气态油降低SO2排放量的避免成本特别高,每吨成本在2000欧元以上。

  (二)GARP方法的实证结果

  GARPII的最终报告提供了德国、意大利、荷兰和英国四个国家的污染损害估计值,特别是大气污染造成的环境损害估计值。考察的主要对象是硫氧化物(SOx)、臭氧(O3)和大气中可吸入颗粒物(PM10)对人类健康、农作物、财产的损害。德国、意大利和荷兰的相关估计值都是基于1994年的数据计算得到,而英国是基于1996年的数据,实证结果见下表2。

  表2中的数据说明,四个国家的环境污染都对人类健康的损害值较大,在三种污染物中,影响最大的是大气中可吸入颗粒物(PM10)。德国、意大利、荷兰、英国四国的环境污染损害估计值分别占本国GDP的2.80%、4.40%、3.70%、 2.00%。而1990年GARPI的相应估计值为意大利4.1%,荷兰5%,英国3.3%。当然,GARP I和GARPII的数据不具有可比性,因为两个项目采用的方程和计量方法是有差异的。总体上说,GARP I的估计值普遍高于GARPII的对应估计值(除意大利外)。

  以上两种方法的实证结果不能作系统比较,原因有三:一是涉及的国家不同。GREENSTAMP只有捷克的实证数据,而GARP II提供了德国、意大利、荷兰、英国四个国家的相关数据。二是考察的污染物不同。大体来说,两种方法都是把注意力放在对大气污染的计量上,而没有考虑相同的污染物。GREENSTAMP着重考察了SOx和NOx的排放量,而GARPII没有估计NOx的相关损害。尽管有关于臭氧的数据,但是NOx的排放量与臭氧的水平之间的关系很难建立。另外,假设PM10及SO2都在臭氧的形成过程中起作用,把NOx作为臭氧的先行者进行相应的损害计算,将会导致重复计算的问题。三是对污染物的处理方式不同。GREENSTAMP分析实际的排放量数据,而GARP主要考虑污染物造成的损害影响。

  四、综合扩展两种方法的基本思路

  以上两种方法均存在一定的优点,但也存在明显的缺点。为了确定在经济上有效,同时又满足可持续发展要求的产出和福利的指示性指标,下面介绍将以可持续发展为基础的方法和以福利为基础的方法相结合的两种潜在方法。

  (一)福利扩展的GREENSTAMP方法

  GREENSTAMP方法旨在发展一种理论上严密、实际上可行的衡量满足可持续环境标准的经济产出总量的方法,也被看作是可行的“可持续消费”和强可持续发展的计量方法。对这种方法的扩展,应充分考虑到经济计量评价的重要性及以福利为基础的产值代表政府可行的环境标准的可能性。福利扩展的GREENSTAMP方法的第一阶段是计算每一种环境影响的可持续标准。第二个阶段是基于GARP方法提供的成本数据,确定满足环境标准的以福利为基础的需求曲线,再将这些与可持续标准相结合,以确定环境保护的“有效可持续”水平。 GARP方法确定的影响成本也可用于确保以最有效的方式达到可持续标准,即以排放量的减少导致边际影响减少量取最大值为目标。

  这些目标减少量将会合并入GREENSTAMP使用的生产校正模型,结果将是对同时符合环境可持续和经济有效性环境标准相一致的经济产出的一种衡量。这种方法可以为可再生的和不可再生的资源的可持续使用设定一个准则,但其缺点在于建立达到某种程度上的真实性的模型本身将十分复杂,如再将福利因素纳入,则会使这一模型更为复杂。因此,这一方法的实用性、操作性还需要进一步探讨。

  (二)可持续发展约束下的GARP方法

  以福利为基础的GARP方法有它积极的一面,即用经济计量技术来估计福利的净值,揭示福利随时间的改变量,在计量过程中充分考虑经济活动的负效应,特别是经济活动对环境的影响。而可持续发展约束下的GARP方法的目的是,建立一个能够指示可持续经济福利的指标。其优点在于能同GDP和NNP指标的标准计量相联系,可以揭示出为满足可持续标准而不得不放弃的福利水平。

  这一方法扩展的第一阶段是确定强经济和环境可持续性的一些准则,即经济要沿着可持续的路径发展必须遵从的准则。比如,对于污染物,准则必须是限制排放;对于生物多样性,准则必须是限制栖息地的破坏;对于投入生产的可再生和不可再生的资源,所确定的可持续发展准则必须被遵守。第二个阶段是计算达到这些标准的经济成本,这一成本应尽可能地在一个一般平衡框架中计算得到,这就必须考虑依据这一标准以外的其他所有标准减少的成本而确定的、满足每一项可持续发展标准的收益。

  考虑一个有以下三个限制条件的绿色国民账户模型:

  K=F(K,R)-dK-C-D
  P=-у(S)P-h(D)+E(R)
  S=g(S)-R

  第一个方程表示人造资本K等于产出值(人造资本和自然资源的函数值F(K,R))减去人造资本的折旧额(d为折旧率),再减去消费C和污染控制成本D。第二个方程表示污染存量P随着污染物影响的自然恶化率,环境控制的费用成本h(D)和使用的自然资源数量E(R)变化而变化。第三个方程表示资源存量S是自然资源增长量和资源损耗之间的差值。

  假定这个模型有两个可持续发展的限制条件:一是自然资源一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再生,以达到被认为的长期可持续水平;二是环境污染水平一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降低到科学确定的可持续水平。很明显,这两个限制条件是互相依赖的。资源损耗和使用的减少也意味着生产造成的污染的减少,资源存量的任何增加同时也会提高环境吸收的同化污染的能力,这两点都说明,为达到可持续发展标准而在污染治理上的花费要少于在其它方面的花费。因此,分别计算为达到每一可持续发展标准的产出而花费的成本将会高估其真实值。

  可持续发展约束下的GARP方法对净经济效应的计算,不仅考虑到为可持续发展而必须牺牲的产出和消费量,而且考虑了提高的环境标准和更高的环境安全水平引起的福利增加。即如果设定的可持续标准意味着较低水平的污染,那么将会提高现有的福利水平。如果模型中包括自然资源存量对效用水平的贡献,那么第二个可持续限制条件也会对福利产生积极的影响。

  五、结语

  以上主要介绍了两种基于不同理论的绿色国民核算方法——GREENSTAMP方法和GARP方法,目的在于分析它们在理论和实践方面存在的问题,以提供将两种方法合理地综合在一起的初步建议。

  GREENSTAMP方法没有考虑环境破坏所造成的福利效应,GARP方法的明显缺点在于没有充分考虑到可持续发展的含义,特别是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尽管两种方法都有明显的缺点,但它们都有其合理之处,都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相关的有用信息。由此,本文最后探讨将两种方法综合在一起的基本思路。第一种方法是应用GREENSTAMP修正模型来计量同时符合环境可持续和经济有效性环境标准相一致的经济产出水平。第二种方法是“可持续发展约束下的GARP方法”,这一方法主要是应用GARP方法计量满足既定的有效和可持续发展标准的净福利水平。


分享到: 更多
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娱乐 - 亚洲城娱乐官网

更多关于“经济学理论”的文章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两种基于不同理论的绿色国民核算方

两种基于不同理论的绿色国民核算方

内容 摘要: 本文主要介绍了两种基于不同理论的绿色国民核算方法GREENSTAMP(GREEned National STatistica...